有很多人對另外空間的說法很困惑,不少人認為天目能看到另外空間的說法其實出自於幻覺。這讓我想起了古希臘的哲學家蘇格拉底說過的一句話:看得見的是看不見的影子。記得以前電視還很不普及的時候,經常能聽到這樣的笑話:村裡有了第一台電視機,村裡人都來看,屏幕上一個播音員正在報新聞,結果有老太太踮著小腳跑到電視機後面要看看播音員躲在那裡。對電視習以為常的人聽了會哈哈一笑,甚至說老太太愚昧云云。不過往深裡想一想這個老太太比笑話她的人其實更清醒,因為從她樸素的人生經驗,比如看皮影戲的經驗,她知道屏幕上面的人不是真的,只是一個影子,而且對皮影戲而言是被操縱的木偶的影子,當然對於皮影戲,跑到後面就什麼都看見了,而電視則複雜一些,所以老太太並沒有能找到播音員躲在那裡。和不懂無線電波這些高深理論,但知道電視上面播的只是一個影子的老太太相比,天天看電視,也懂得電視如何工作的人反而常常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事實:你從電視中所看到的只是經過無數環節後的影子,而每一個環節都是前一個環節的影子。所以,有必要提醒大家要時刻記住蘇格拉底的這句話哦:看得見的是看不見的影子。


要想對什麼是另外空間有一個直觀的認識,不妨就考慮一下影子。想一想,如果一個人終其一生只能看到和感受到自己和別人的影子,他會發現什麼呢?那麼我想他可能會說:人是一個可大可小,時而在一個地方,時而又會消失的「神奇」生命。為什麼呢,早晨他看到人的影子很長,中午就短了;有太陽的時候影子在那裡,雲過來遮住太陽了,人的影子就一下子消失了。而隨著觀察越來越豐富,自認為自己也就是那個影子的人可能還會總結出一些更「深刻」的現象,比如他也發現影子在運動中不可能立即停下來,於是他可能也會定義出慣性,甚至總結出運動方程之類的等等等等,他也可能沾沾自喜於自己對「客觀世界」的認識如何不斷的豐富和深刻。可是對於一個真實的立體存在的人看來,影子的理論再豐富也是很可笑的,因為影子無論如何只能知道他所看到的,可是卻不知道他看不到的,如果他又不相信他看到的只是他看不到的實質原因的表現而已,那麼他也就無可避免的陷在他所謂的虛假的現實之中了。

說到上面的影子的例子,讓我又想起了另外一個比較物理的問題:什麼是電子?乍聽起來,這個問題似乎很好回答,中學物理課本裡面也都講過的。可是你如果真的去問一個嚴謹的物理學家,他恐怕只能這樣回答你:我們能間接觀測到電子的「存在」,而電子的「存在」最直接的體現就是各種計數器中的一次次閃光。當然還有其它體現,可是就更間接了,比如對電子如此如此假設後得到結論和物理觀測相符合——僅此而已。那麼客觀的講,我們迄今為止所認識到的「電子」也就是我們看不見的電子真實存在的影子。那麼真實的電子是什麼樣子呢?這就如同影子要推測真實的人是什麼樣子一樣困難。其實學習過量子力學的人都知道一個有些神奇的概念,就是測不准原理:電子的位置和速度無法同時確定。說的比較形象化一些就是:電子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它跑的很快的時候就會很小,而跑的很慢的時候就會很大。如何理解這種性質,一些物理學家奉行實用主義,而另外的物理學家則認為則是更深刻的「確定」性規律導致了這種看起來的不確定性,前者以玻爾為代表,後者以愛因斯坦為代表。這裡我們再看看前面舉的影子的例子,注意那裡影子也是認為人可大可小的,所以在他們看來人也是測不准的!當然這個影子和電子類比不是十分恰當,電子的行為並不是我們所認識的這種空間中的投影能解釋得了的,因為如果可以這樣簡單的類比的話,物理學家們也不必為微觀理論而絞盡腦汁了。但是如果我們一般性的認為電子真實的存在是在另外的,更高「維度」的,更「深」的空間,而我們看到的僅僅是那個空間在我們這個三維的立體空間中投下的影子,那麼一切就非常容易理解了。所以,哪裡是另外空間?我想可以說當你能「看」到微觀粒子的真實存在的時候你就是看到了另外空間。

剛才我們說了微觀,現在不妨再回頭來看看宏觀,因為現代物理學發現最最微觀似乎對應著最最宏觀,它們之間有著一種神秘的關聯。而就現在所能認識到的,宇宙大尺度上的行為主要是前面提到的引力引起的,所以我們就再來看看引力。我們來看一個簡單的例子,一個氣球在放氣的過程中,作為生活在氣球皮這個面上面的「人」看來,他們的世界中就是存在「萬有引力」的,因為任意兩點都是在不斷的接近,而且站在我們能看到氣球整個情況的角度,馬赫原理也是成立:如果作為整體的氣球不存在了,那麼氣球皮上面所表現出的「萬有引力」也就不存在了。那麼在這個簡單的模型中,作為只能認識氣球皮這個表面空間的人,他們所看到的現象也同樣是實際氣球的情況的「影子」而已,當然這裡的「影子」已經不是我們普通意義上的影子的概念了。試想人如果要想認識「引力」存在的真實原因,僅僅在氣球皮上爬行的話也是完全不可能的。當然這裡也有一點需要說明,即使我們在這個表面的空間中所看到的宇宙景象也僅僅是這個空間中的影子而已。

舉了這些個例子,可能大家對另外空間多少有點感性上的認識了,另外空間的說法也就不是那麼「神秘」了,可能有人就會想到這樣的問題:如果另外空間是存在的,該怎麼去認識它?通過科學嗎?可是從科學的本質上講,它的認識方法就好比是收集更多更多的影子的資料,來試圖猜出真實的人到底是什麼樣子,從某種程度上這當然會發現一些真實的情況,可是你認為通過這種「研究」方法,影子可能認識到肌肉的收縮,心臟的跳動,大腦的思考嗎?我想是完全不可能的。那麼是不是就該絕望了,從而像那些實用主義的物理學家那樣,只研究觀測得到的現象,而其它的一概不予考慮了呢?當然不是,因為還有一條同科學完全不同的路,那就是修煉。


本篇文章出自正見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591命理風水 的頭像
591命理風水

胡百弘命理風水

591命理風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